Top
首页 > 铜川特快 > 铜川新闻 > 正文

陈炉余韵| 凄美,也是美——电影《芳华》观感

铜川新闻 今日铜川 2018-04-21 07:36:00
[摘要]冯小刚导演之所以将这部电影取名《芳华》,是从“芳华”这两个字的本身含义来解释的。“芳”,指的是芬芳的气味,“华”指的是缤纷的色彩和年华。电影《芳华》讲述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军队文工团年轻鲜活的一群人经历的故事。

  

\

1影片《芳华》,赚足了票房,亦赚足了观众的眼泪。芳华褪尽,但为之奋斗过的青春岁月总让人挥之不去。


  冯小刚导演之所以将这部电影取名《芳华》,是从“芳华”这两个字的本身含义来解释的。“芳”,指的是芬芳的气味,“华”指的是缤纷的色彩和年华。电影《芳华》讲述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军队文工团年轻鲜活的一群人经历的故事。

  看过《芳华》的人无不为故事情节所感动,也为刘峰、何小萍的遭遇鸣不平。年长者睹物思人,想起了自己曾经的芳华;年轻人虽然没有经历过那段历史,但多多少少也通过影片看到了父辈们的影子,没有父辈们的艰苦奋斗也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上世纪七十年代,正值“文革”时期,家庭背景决定了大多数人的命运。女主角何小萍,六岁时父亲即被打成“右派”劳改,母亲带着她改嫁,为了与“右派”的父亲划清界限,姓也改成继父的姓。对于一个六岁的孩子,继父待他不好,寄人篱下,从小缺少父母的爱,自卑的性格陪伴她长大。童年时,为了让母亲抱抱她,以至于她将自己冻了三天,发着39度的高烧,换来母亲抱着睡了一晚,此后再无机会。

  在家里备受冷落,何小萍盼望着逃离这个没有爱的家庭。好在她学会了舞蹈,有幸被文工团导演发现,刘峰带她进入文工团。当她憧憬着自己的人生可以由此华丽转身时,命运却一次次的捉弄她。刚刚加入文工团,军装发完了,她“偷穿”了林丁丁的军装照相寄给狱中的父亲,不巧的是却被林丁丁发现了,留给自己的军装照被撕得粉碎,从一开始她就成了被战友们欺负的对象;为了让身体保持丰满,她把搓澡的海绵装进胸罩里,洗过之后挂在院子里晾晒,阴差阳错被风吹得露出了海绵,居然连风也在欺负弱者,一时间她成了团里嘲弄的对象;练习射击,她将子弹打到别人的靶子上,她自然成了被讥笑的对象;她练习跳舞很卖力,身上的汗味让男舞伴弃她而去,似乎人人都在歧视她……

  她相貌平平,没有背景,以为脱离冰冷的家庭后会找到人生的幸福,可惜,现实的残酷让她苦不堪言,只有默默地承受。在文工团里,只有刘峰关心她,爱护她,这让她已经快冰冷的心又被融化了。

  主演之一的刘峰,在大家眼里是“活雷锋”,年年是学习标兵,人见人爱,谁有困难他都帮。文工团里的猪跑到街上了,他去抓;领导推荐他去军校,他把名额让给了别人;战友结婚买不起沙发,他竟帮着打了一对漂亮的沙发;何小萍的男舞伴嫌弃何小萍身上有汗味,刘峰忍着腰痛自愿当何小萍的舞伴……

  刘峰与何小萍两个主人公后来经历的坎坷大大出乎了观众的意料,将影片推向了高潮。

  七十年代末,一代歌后邓丽君的歌悄悄飘到了内地,甜美的歌声中蕴藏的幸福味道让人沉醉。追求幸福是每个人的权利,处于长期思想禁地的子弟兵也不例外。刘峰在听了邓丽君的歌声,大胆地向林丁丁表白,不成想一个在后代人看起来简单的拥抱让他的命运急转直下。部分观众对于林丁丁保全自己、污蔑刘峰的做法表示义愤填膺。其实,也可以理解,刘峰对林丁丁的爱只是一厢情愿,林丁丁欣赏“活雷锋”式的刘峰,但却并不想嫁给他。为了获得文工团领导的同情,只得牺牲刘峰的名誉保全自己。七十年代末,长期禁止的思想开始松动,一些人的价值观开始改变,心中不只有集体的荣誉,已经开始谋划自己的“小幸福”。

  在世俗的眼光中,所谓的英雄是不能犯错误的,哪怕是莫须有的错误都会将以前的功劳一笔勾销。犯了错误的人在那个年代人人避之不及,人人只记得刘峰犯的错误,想不起他对大家的帮助。

  弱者同情弱者,让观众看到了何小萍的伟大。

  刘峰被下放伐木连,临别时只有何小萍送行。此时的何小萍心里已然爱上了刘峰,可刘峰却没有察觉。因为文工团里的不公正,刘峰常常受到歧视,让何小萍心灰意冷。在一次外出演出中,演卓玛的A角演员意外受伤,团里临时决定何小萍顶替演B角,何小萍却故意装病不肯出演,在政委的“精心安排”下,何小萍凭借扎实的基本功演出成功,然而,等待她的却是被调往战地医院当护士。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场上,刘峰已经是指挥员了。在一次运送作战物资的任务中,刘峰所在的连队遭遇敌人伏击,伤亡惨重,为了保护战友的遗体,面对血肉横飞枪林弹雨,他只想用牺牲换一个英雄的称号。也许是真诚感动了上苍,他失去了一个胳膊,成为一个真正的战斗英雄。

  何小萍因为不惜生命保护了伤员,也成为英雄。然而,由于以前遭遇的种种不公正,精神受到刺激,只能在医院里接受治疗。文工团的最后一场演出是为越战英雄演出的,风华正茂的演员们吃惊地发现曾经一无是处的何小萍居然成了英雄,傻傻地坐在台下,或许她们此时才内疚自己欺负过英雄的行为。伴随着台上熟悉的舞曲,何小萍独自走到室外翩翩起舞,那舞姿依旧优美。战场上失去一只胳膊的刘峰回到即将解散的文工团,找到了何小萍当年那张军装照,将碎片拼了起来,到医院里看望了何小萍。

  文工团解散了,告别会上大家齐唱一曲《送战友》,每个人都哭了,因为这里留下了他们最美的芳华。

  后来,谁也想不到战斗英雄刘峰退伍后在海南靠蹬三轮送书为生,还被势利的联防队没收了三轮车,索车无果,竟然被打掉了假肢。恰巧遇到文工团战友郝淑雯,一句“你们竟敢打战斗英雄?”英雄的境遇让观众泪奔!

  影片最后定格在刘峰与何小萍去为牺牲的战友扫墓,饱受苦难的两个人坐在长椅上,何小萍想让刘峰抱抱她,刘峰张开臂膀抱了她。这一抱,是同情?是友情?是爱情?……怕是超越了人世间最美的情感!有人或许说,《芳华》的结局过于凄惨,但如果结局演成了两个人幸福地走到一起,怕是要落到花好月圆的俗套里。影片带给观众的不止是感动,还有那个年代别样的芳华,以及面对人生逆境的思考。

  《芳华》演员美,画面美,故事凄美,凄美也是美。

  (雷焕,铜川市王益区作家协会会员)

  陈炉余韵

  读者朋友们,《陈炉余韵》文学专栏,欢迎您品读投稿。

  邮箱:23919784@qq.com

  主持人:郭强


编辑:杨金艳

相关热词搜索:凄美

上一篇:在浐灞湿地公园徒步!4月26日 2018西安国际徒步大会邀您启程 下一篇:快讯:李智远当选铜川市市长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