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我与色彩

来源:华商网-铜川特快 时间:2015-11-25 11:44:30 编辑:马闵先 作者:西安铁一中滨河中学 侯仕玉 版权声明

← 点击大图左右可翻页 →

  t01a0c8131e98209614_meitu_3.jpg

  我曾经做过一个佷绮丽的梦,我看见了自己从未见识过的色彩,仿佛被上帝创造以来,他们从来没有展现过自己的身姿,只是一味的将自己隐藏在阴影的遮掩之下。

  三千年云水九万里烟花,八指缝缱绻七厘米尘埃。世界的究极之境在我的梦境里,被演绎成了真实的存在。

  薰衣草紫玉紫丁香兰之剑,其实只多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威尼斯赭和圣彼得褐之间,少的却是那漂洗过后的沧桑。罂粟红,唇色近年正朱,歌剧院红的胭脂偏粉,但最美的却是那极暗的酒红。当然,还有阿拉伯蓝,那是比天蓝的法国蓝还多了几份的,向晚的华丽与忧愁。

  当我从梦中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空灰沉沉地如同泼了淡墨的宣纸,浓郁成了压抑的色彩。但这与我无关,我的眼前仍是梦里明亮而斑驳的色块。

  我对色彩第一次前列的感受与来源于一次惊艳的邂逅。那是一列对比鲜明地有才,女人精致洁白的酮体铺陈在酒红的糊不上,我无法形容那种美,就好像是当你看向她时,还要心甘情愿的流向她,这是我与色彩的缘起,那种美至今仍能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从未想过自己去画画或者说是涂色更为贴切,仿佛自己一下笔,便是对色彩的亵渎,我曾坐在广场上,一整天看形形色色的人上厚重深咖毛呢大衣,轻灵的皮质外套,森系的针织毛衣,一片一片将会按的街区格列成无数革命演的碎片,那是蔚蓝的天空上苍白的流云无法衬托出地上的世界,相识被隔离出的一方即素淡又单薄的天地,又或是阴沉的穹顶悄无声息的将所有色彩笼罩起。

  经年之后,当我提起笔时,无法上色,无法用凄厉的颜色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情时,我才知道,根本不是我在观察色彩,而是色彩将我束缚了起来。


相关热词搜索:我与 色彩 西安铁一中滨河中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