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铜川特快 > 陈炉余韵 > 正文

怀念“火烧馍”

陈炉余韵 华商报-华商网 作者:郑养平 2015-11-04 08:25:23
[摘要]

上世纪70年代,一批支援大西北的建设大军从陕西、河南、安徽、山东等祖国的四面八方奔赴铜川,来到当时西北地区第一座最大的机械化竖井王石凹煤矿,在这里奋斗、在这里生活,在不同的岗位上实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为国民经济输送着能源,同时也铸就了这座城市的骨架,我的父亲就是这只大军中的一员。

  几年后初春,母亲带着不满两岁的我和姐姐、哥哥背井离乡,从咸阳一个小山村来到王石凹煤矿投靠父亲,从此我就和煤矿结下了不解之缘,当然,也有至今让我难以忘怀的“火烧馍”。

  其实,有过煤矿井下工作经历的人都知道,因为工作场所是在千米井下,职工工作期间企业都会配送工作餐。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王石凹煤矿职工也有“班中餐”,那是一种以小麦粉为主原料的面饼,和面时加入调料粉,再用烤箱烘烤至表面焦黄酥脆,因其是烤箱烤制,所以,大家都叫它火烧馍。这也是班中唯一补充体能的“营养品”,也就是这小小“火烧馍”给了我童年许多快乐,也给了我一生难忘的记忆。

  初到矿山,我们家就住在王石凹煤矿西山二小的山坡下,两口土窑洞,门前一颗大桐树遮住了炎炎烈日,通往市区的铁路运输线从门前的山脚下穿过,激昂的汽笛声总是令我兴奋不已——这就是我的家。那时候,我每天总会在爸爸快要下班的时候,静静地坐在大桐树下,看着“铁龙”一样的火车呼啸而过,等着爸爸给我们带回好吃的“火烧馍”。每当这时候,妈妈也总是焦急的期盼着爸爸的出现,然后摸摸我的头,笑笑说:“别急,爸爸就回来了。”而此时,幼小的我们姐弟几个,总想着香酥脆的“火烧馍”是多么的好吃。那时的我们却不知那是爸爸在工作时,节省下的“班中餐”。

  直到我11岁那年,刚入秋的一天,如往常一样,我依然静静地坐在大桐树下,看着铁龙一样的火车呼啸而过,可是那天,我再也没等到酥香的“火烧馍”,这是父亲第一次让我失望,甚至让我心里带着几分委屈和埋怨。第二天,我被老师从课堂上叫了出去,看到一位陌生的叔叔和挂满泪水的姐姐、哥哥,跟在那位叔叔的后面,我怯怯地问:“叔叔,我们去哪里?”叔叔摸了摸我的头:“去看看你爸爸,他在医院。”“爸爸病了吗?他会死吗?”我急忙问道。这时姐姐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在我屁股上踢了一脚道:“瞎说什么,呸呸呸。”跟在叔叔身后,我没敢再说话,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慌。

  后来得知,那天,父亲和工友在井下工作面进行锚杆支护作业时,一块大矸石突然冒落,父亲躲闪不及被砸伤。当我看到父亲的时候,医生正在为父亲输液,他已经不能说话了,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微弱的呼吸着,守了一夜的母亲两眼红肿,倚在父亲的病床前哭泣。看着父亲浑身缠绕的各种管线,我无助的躲在角落,许久不敢靠近。输完液,母亲被医生和带我们来医院的那位叔叔叫了出去,随后我们听到母亲的哭泣声变得更加悲戚。透过病房门的玻璃,突然看到母亲给刚才那个医生跪了下来:“医生,我求求你们,一定想办法救救我丈夫,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爸爸,我们家不能没有他。”母亲的哭喊几乎撕碎了所有人的心。这时我也似乎明白了什么,我隐隐觉得父亲可能病得很重,真的会离开我们,那一刻,我的眼泪再也收不住了,我们几个一下子扑到了父亲的怀里哭喊着:“爸爸、爸爸,你醒醒啊!我要你回家。”也许是我们感动了上苍,在我们的哭喊声中,父亲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嘴角微微的露出一丝痛苦的笑容,他用艰难的动作示意我们打开放在床边的那件黑漆漆且沾满血迹的工作衣,当姐姐从工作衣的内衣口袋里掏出那个用塑料袋包裹的东西时,眼泪再次模糊了我们的视线,那正是我们最爱吃的“火烧馍”。可是那一天,我们谁也没吃那块平日里让我们馋得流口水的“火烧馍”,也是从那天起,酥香的“火烧馍”永远地留在了我们的记忆里。就这样,父亲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依然把“爱”留给了我们,留给了他深爱着的孩子们!

  父亲的离去,给我们家庭带来沉痛的打击,我,依然会常常静静地坐在大桐树下,看着铁龙一样的火车呼啸而过,不同的是少了些许快乐和期待,因为,我不知道该期待些什么。当然,也少了父亲急促的脚步声和酥香的“火烧馍”。

  顿足回眸,时光荏苒。那些艰苦的岁月渐渐离我们远去,父辈们为了祖国富强的需要,为了矿山建设的需要,毅然将青春乃至生命奉献在这片热土上,用他们一生的热情在改变着这片土地,时光的沙漏不停的行进,来不及告别叹息,昨日便已卷入时间的长流中旋转着成为回忆,然后一点点透明,最终消失。如今煤矿职工生活翻天覆地变化,可“火烧馍”的酥香早已烙在了我的心里,我怀念“火烧馍”,更怀念我敬爱的父亲以及向父亲一样奉献了青春乃至生命的父辈们,他们精神无时无刻影响和激励着我,如今,王石凹煤矿已走过了54个春夏秋冬,铜川矿业公司也迎来了她60岁的生日,企业的强大也让矿工的生活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假如,我们的父辈能看到铜煤今天的辉煌成就,我想,他们一定会很自豪,因为,他们是可亲可敬的铜煤人。


编辑:张建全

相关热词搜索:怀念 火烧

上一篇:休闲观光农业让村民走上致富路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