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铜川特快 > 铜川故事 > 正文

那些年漆水河上的人与事

铜川故事 华商网—今日铜川 作者:陈洋洋 2015-07-22 09:25:27
[摘要]漆水河被称为铜川的“母亲河”,自北向南先后流经印台、王益、耀州三区,河两岸居住人口占到全市人口的近三分之一。漆水河曾经洪水泛滥,给两岸居民带来了沉重灾难,后来又由于工业、生活污水无序排入,河水污染严重,甚至干涸,对两岸居民生活造成很大影响。如今,几经治理,河道干净了许多,但水量稀少仍是漆水河亟待解决的问题。

  漆水河被称为铜川的“母亲河”,自北向南先后流经印台、王益、耀州三区,河两岸居住人口占到全市人口的近三分之一。漆水河曾经洪水泛滥,给两岸居民带来了沉重灾难,后来又由于工业、生活污水无序排入,河水污染严重,甚至干涸,对两岸居民生活造成很大影响。如今,几经治理,河道干净了许多,但水量稀少仍是漆水河亟待解决的问题。

m_2ce4566d52c4c007aa1989164937176d.jpg

  路遥笔下的漆水河被亲切地称为“黑水河”

  在路遥的名著《平凡的世界》第三部第7章的开头,孙少平初到大牙湾煤矿,第一次领到工资走出矿部的大楼,满怀激情地来到了一条小河边,“小河叫黑水河。黑水河名副其实,水流一年四季都是黑的。对于矿工来说,黑水河仍然是迷人的。它像一位皮肤黝黑的姑娘吟唱着多情的小曲……”

  这里描写的“黑水河”就是漆水河,“漆”、“黑”同意,路遥在他的小说里,就这样为漆水河取了一个更亲切的名字。这条穿过整个铜川北市区的河流历史悠远,古称杜水,又名漆水,属渭河支流。在一代又一代铜川人的成长记忆里,漆水河都有着不可磨灭的印迹。

  7月17日,华商报记者从北市区川口沿着漆水河道逆向而上,看到的漆水河已经与路遥小说里的大不一样。小说里孙少平是可以赤着脚一路下到河里的,现在两岸修了河堤,砌起了围栏,河堤上铺了水泥路,装上了路灯,数公里长的河堤路已成为市民休闲散步最好的场所。

  漆水河几乎穿越了铜川市区,一路顺着川谷由北向南而下,在铜川境内由柳林沟流至耀州区岔口与沮河汇合,河长64.2公里,是铜川市最主要的河流之一。河水灌溉滋养了两岸数十万群众,因此又被称为铜川人的“母亲河”。

  位于漆水河上游的铜川北市区曾经是铜川市政府所在地,至今仍然是铜川的商贸和文化中心,北市区旅游景点姜女祠和闻名中外的耀州窑遗址都位于漆水河边。从川口一路往南,漆水河流域都是铜川水泥、建材和陶瓷工业基地,如今的铜川四大工业园区之一的黄堡工业园区就位于漆水河河岸。

  无论史书中的“漆水”,还是路遥笔下的“黑水河”,都与“黑”有关。“铜川产煤,煤就是黑色,取‘漆水’之名,很可能与铜川的煤还有关系。”省民俗学会理事、铜川煤炭基建技工学校高级讲师秦凤岗表示,他一直关注着漆水河的历史考证,希望在未来能找到更多佐证来证明这条河与煤的关系。

  曾频发洪水 “铁市长”带头修堤治河道

  “别看现在漆水河水量不大,以前经常涨水,每到下暴雨的时候,父母总会告诫我离河远点,经常有人被大水冲走。”今年53岁的汪女士说,她还没上学的时候,家就住在体育桥后面的南山上,每到夏季暴雨时节,漆水河都会发洪水。“1969年的洪水是铜川人挥之不去的噩梦,在洪水中死伤的人成百上千,好多家庭也被冲的妻离子散。”汪女士回忆说,那时她才7岁,雨下得特别大,漆水河涨到近5米深,冲毁了两岸的农田和房屋。沿岸的鞋厂、酱菜厂等几十家单位的厂房也被冲毁,房屋、桥梁的碎片以及人和牲畜都被冲向下游。

  说起漆水河的洪水泛滥,还有一个佐证,那就是如今保存在药王山碑林里的造像碑石。根据记载,这里的70余通造像碑有大约一半都出土于漆水河,这其中就有注明的魏文朗造像碑、姚伯多造像碑等。铜川市政府研究室副调研员王赵民介绍,这些北魏时期的造像碑最先分布于古同官(今铜川)各地,特别是漆水河两岸的居民,造像碑有的立于山坡上,有的建于塬畔上,一场暴雨后,山洪泛滥,这些造像碑就被洪水随着泥沙一起冲到漆水河河道里。雨过天晴,洪水退去,造像碑沉在河道里,被泥沙掩埋,于是成为了历史的钩沉。“再过若干年,又是一场洪水,可能冲去造像碑上的泥沙,这样造像碑才重见天日。”

  铜川市印台水务局副局长王玉宝介绍,漆水河是山区河流,河道也不宽,总落差仅有875米,从柳林沟至马莲滩,河道较平直,从马莲滩到川口,河道弯曲,全年降水一半集中在7至9月,历史上的铜川位居狭窄的河谷两岸,如逢暴雨,河水必然上涨,形成滚滚洪流,常常酿成祸灾。王玉宝说:“1969年的那次洪水我印象也特别深,当时河岸与水基本相平,一马路的体育桥都被冲垮了,现在的体育桥是后来重建的。”

  “上世纪七十年代,铜川人在张铁民市长的带领下,完成了漆水河的治理,基本根治了漆水河洪水泛滥的问题,所以铜川人也都尊称他为‘铁市长’。”汪女士说。据介绍,张铁民市长在1972年末,带领市政府及企事业单位、市民,组成了浩大的漆水河治理队伍,历时三年,完成北起马莲滩,南至黄堡镇的建设,砌石堤防30公里,并在沿途修建小型水库4座,桥涵18座,主河道两侧排洪洞16孔,造田近千亩,有效解决了漆水河洪水泛滥的问题。

  7月17日,华商报记者在位于漆水河河岸的人民公园里看到,一池绿水上有人划船,有人绕湖漫步。这座公园就是张铁民市长当年治理河道的同时兴建,也是铜川城区最早建设的公园。“建在河岸,就是能方便引河道的水蓄水成湖,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这不能不说是城市建设的创举。”王玉宝说。

  以前河里能游泳抓鱼 如今水量稀少

  7月17日,华商报记者沿川口到北关观察了漆水河河流的现状,发现近30公里的河流水量稀少,多地近乎断流,部分地段河床还有黑色沉淀物,河道两边还有居民开垦的菜地。在川口段,华商报记者见到了正在河道里浇地的张女士,她说自己就在河边的楼上居住,搬来已经数十年了,退休闲来无事,一直在河道内种植蔬菜。“前些年暴雨多,漆水河水量也大,种菜会被大水冲没,所以在河道里种菜的人少,这几年降暴雨的时候偶尔也会涨水,但水量都不大,所以很多老人都在河道里建起了自己的菜园子。”张女士说。

  在芳草堤小区的漆水河边,一位老人静静地看着河水。老人姓周,已80岁高龄,她告诉华商报记者,搬到这里居住也有三四十年了,刚搬到这里的时候,河水又大又清,都能看见激起的水花,有好多人都在河边洗衣服,夏天不仅有人在河里抓泥鳅和鱼,还有孩子在河里洗澡、游泳。但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开始,沿岸的工业污水和生活废水直接排到了漆水河里,导致河水一天天变黑变臭。周奶奶说,为了保护母亲河,2003年前后,铜川市投资上亿元建设污水管网收集工程,“建成的几年内确实对漆水河的污水治理有了明显的效果,但是再也回不到下河捉鱼的时候了。”周奶奶叹气说。在漆水河道严重缺水的那几年,也发生了几件与水有关的事情。华商报记者搜索相关新闻,发生在2010年8月的一件事最具代表性。当时有网友在“铜川论坛”发帖称铜川连续几天下大雨,漆水河河水上涨,铜川俩小伙在南关到川口高架桥段玩起了漂流。从网帖的图片可以看到,两个二十多岁小伙穿着救生衣,划着小艇顺水漂流,当时水面也不是很深,大约有三四十公分。当时还有网友积极跟进,在网帖里称:“太有创意了,漂流娱乐项目,铜川也可以搞啊。”

  几经改造已成北市区一道风景线

  从上世纪90年代,政府一直都致力于漆水河环境的治理,为改善河流面貌,保护水源地水质安全,彻底根治河道乱垦、乱倒、乱排现象做了很多工作。王玉宝介绍,其中见效最大的就是2003年上半年,开始实施的污水汇集工程,当时在投资6700万元已经建成的二级污水处理系统及污水收集主管网工程基础上,实施了污水支管网改造工程,加快了污水入管工作,使污水收集率达到90%以上,不仅缓解了河道水体污染状况,还为拦坝蓄水工程的实施创造了条件。

2009012143.jpg

  铜川少水,河水尤其显得重要。华商报记者了解,在新一轮城市规划中,沿漆水河道两岸成为了打造宜居的最适宜的区段。近年来,随着市级机关南迁,2003年,铜川市委、市政府提出“大力发展铜川新区,积极建设绿色产业走廊,完善改造调整老城”的发展策略,规划通过“南扩北疏”,形成“一城二区一廊,三河六园多带”的山水园林带状组团城市结构。

  2014年,政府又将城区段沿河道的26个大的排污口与管网接通,沿河的生活、工业污水全部收集入管网,漆水河道整个铜川段基本实现了污水零排放。经过十几年的改造治理,漆水河已成为老市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2014年,时任铜川市市长的郭大为在其工作报告中提出,以漆水河、沮河、赵氏河等城市组团为纽带,扩大水面和湿地面积。“让居民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按照这一构想,未来漆水河可能蓄水造更多的生态水面,届时,漆水河将为铜川宜居城市发挥更大的作用。

  华商报记者陈洋洋 实习记者郭强


编辑:苏煜

相关热词搜索:漆水河 铜川 路遥 风景

上一篇:铜川60岁义务讲解员的中国梦:希望能给总书记讲解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